站长推荐

『被学生的母亲诱奸了』

  我是一个大二的学生,在石家庄XX学院,品学兼优——说到这里我有一种惘若隔世的感觉——因为现在的我,早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,可以无忧无虑地幻想,描绘将来的爱情,事业,以及其它的种种。曾经的我,看什么都是美好的。虽然家里并没有什么钱,但是我依然快乐地生活着。这一切,改变于那个无法忘记的雨夜……
我每天晚上都要做家教。在一个有钱人的家里教一个六岁的小男孩。之所以能得到这分兼职,是因为我品学兼优,还有一点人缘。这个家很有钱。偌大的一块地方,就他们一家,周围都是很平坦整洁的草坪。当然,还有围墙,有门卫。我第一次去的时候,门卫狗眼看人,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,直到女管家王妈出现。房子是欧式的,装修得异常华丽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这么华丽的房子。华灯高照,地板光亮,一尘不染,浓浓的暖色调围住我的全身。我的心跳得飞快,感叹有钱的不一样。男主人在外面工作,据说是一家大公司的总裁。王妈叮嘱我一定要叫女主人“梁夫人”,否则就不合适了。女主人三十左右,保养得白白嫩嫩的,梳着高高的发髻,雍容华贵,一言一行都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让人在心理上有低她一等的感觉。我虽然觉得这个称唿很是别扭,但还是听从了王妈的话。梁夫人很少跟我说话,第一次去的时候说了几句,算是礼貌。
小男孩叫达达,是个可爱的孩子。和蔼的王妈将他打理得很好。
那一夜,我做完了工作。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。我站在窗帘面前,不知所措。该怎么办呢?雨这么大,当然需要一把伞。我有伞吗?没有。这里有伞吗?没有,他们都坐小车,伞对他们而言是一种低级的东西。买一把?我身上有且只有三块钱,所以买伞的假设不成立。向阿姨借钱?怎么好意思……那该怎么办?总不能就这样干等吧。
正在犹豫着,梁夫人走过来了,说:“雨这么大,回不去了吧?”我强笑了两声,顺着她的话题说:“可能没那么严重吧,呵呵。”然后鼓起勇气,说:“梁夫人,你们家有伞吗?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知道她肯定说没有。果然,她笑了,似乎在笑我这个问题太幼稚,又仿佛是在很自豪地笑,说:“没有,我们家没有伞。”我说:“那……能不能借我点钱到外面买一把?我身上的钱不够,呵呵呵呵……”我觉得我的笑声是那样地勉强,难听。我脸上烫乎乎的,估计已经红透了。梁夫人又笑了,说:“你一出去就被淋湿了,雨这么大,不如先坐坐,现在还早。没有关系的。回不去了在这里过夜也可以。”在这里过夜?我局促起来了。我真是无能……这么一点小事都搞不定。这里又不是自己家,怎么好麻烦别人?这时小达达叫起来:“大哥哥大哥哥今天不要走了,留在这里陪我玩嘛,好不好?”我呵呵地笑了。王夫人也笑了,说:“你看达达都叫你别走了,陪他玩一下嘛,你还是留在这里吧,等雨停了再走。”
我想,也没有什么办法了,只有等等看了。走到暗红的沙发前,小心翼翼地,坐了下来。从没坐过这么舒服的东西。整个人,被柔软的东西包住,仿佛飞在半空了。梁夫人坐到我旁边,打开了电视。“天有点凉了,我叫王妈煮点咖啡给你喝吧,暖暖身子,”梁夫人头也不回,“王妈,咖啡。”咖啡?就是电视里面那些有钱人喝的东西,装在小小的杯子里面,冒着的热气袅袅地升起,仿佛散发着浓浓的香味的那种?我忽然发觉我立刻被她说的咖啡吸引住了,我急切地想闻那种香味。从小到大,我还没喝过咖啡呢!我喝的,除了白开水还是白开水。咖啡是什么味道?端在手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喝过以后,又是什么感觉?这时小达达嚷道:“妈妈,我也要!我也要!我要跟大哥哥一起喝!”“小孩子,喝什么咖啡,达达乖啊,我给你冲牛奶,啊。”不一会儿,浓浓的我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飘出来了。我面前的这杯咖啡,是一个很强烈的诱惑。我压住内心的急切,端了起来,喝。味道,真的挺好。我萌发了一种喝个够的欲望。便说:“梁夫人,这是我第一次喝咖啡。”梁夫人笑了:“那我去给你盛一杯——王妈,带达达回去睡觉,这里没你什么事了。”小达达虽然很不情愿,但还是被带回去了。咖啡端出来了。我又喝了一杯。一下子觉得身子好热,又有点困,是咖啡的原因吗?我心底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,这个欲望在这样的时刻来那样地不合适宜。我不敢动,极力压迫自己丢开这样的想法。“怎么样,喝够了吗?”梁夫人看着我,笑咪咪地说。我脸上烫得很,赶忙说:“够了够了。味道很不错……”“你长这么大,怎么是第一次喝咖啡呢?”梁夫人问。我说:“我在农村长大的,我们穷,喝不起。”“你们农村,一般的孩子都读书吗?”梁夫人又问。此时我根本不想说话。我只想让我平静下来。“不是的,一般读完了初中,一小部分的去读高中,其他的去打工,或者留在家里做农活,或者早早地结婚。”“呵呵,那你如果不来读大学,现在已经结婚了呢。”“呵呵……”“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吧?”“呵呵,还没有……”说到这里我浑身乏力。我突然想睡觉,如果可以,马上。“我好想睡觉啊,奇怪……”梁夫人突然靠了上来,这么紧,吓了我一跳。但我此时已经跳不起来了。“你陪陪我好吗?”她说了一句这样的话。我愣了好一会儿,才明白过来。我不知所措。她抓住我的手,看着我,眼里满是忧楚,说:“飞飞,我一个人,整天地没有人陪我,自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起,我发现我就爱上了你,你和我曾经的男朋友,是那么地相似,我喜欢你,虽然我很少跟一说话……”她的手往我的脸上移。我急了,但我动弹不得。“梁夫人,不要这样……”我脸上更加热了。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鬓发,嘴里呢喃着:“不,不……”我唯有说话:“我求你,不要,我求你还不行吗……”……我的第一次,就这样没有了。感觉是,痛苦而快乐地飞。雨停了。我躺在沙发上,流泪。“对不起,”梁夫人蹲在旁边,轻轻地说,“我刚才在咖啡里放了点药。”一切都无法挽回。“我恨你。”我说。“我是太寂寞了。对不起。我知道我伤了你。我赔你一点钱吧。”她拿出一叠钞票。若是在平时我一定会看得眼都发直了,但是今天……“我不要。我恨你,”我说,“我要去告你,一定。”梁夫人笑了:“别傻了。别人会相信你吗?而且你一说出去,你还有什么脸面?你还没有女朋友呢!这些钱,你还是拿去吧。”我愣住了,说不出话来。是啊,未来的一切,会不会因此而抹上阴影?“飞飞,以后你经常来陪陪我,好吗?”她以为我心动了,撒娇道。“无耻。”我说。然后我起身,抹干泪水,出来了。我决心永远不再回到这个地方。
但我逃不开记忆。一切类似于那个房子里面的东西,总是会让我联想到那个雨夜。草坪,围墙,门卫,欧式的房子,暖色,有美丽花边的窗帘,电视,咖啡,柔软的沙发,无一不在我看到它们的时候提醒我身上的脏。是的我觉得我脏。我觉得我这辈子不可能再找到我喜欢的女朋友,更别提幸福地成家立业。
当然我一直在企图摆脱这些阴影。我企图说服我自己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错我又何必太过自责,我企图说服我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毕竟都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,我企图说服我把这件事当作从来就没发生过……但最后一切都是徒劳。
我不再恨她了。如果恨她可以让我回到从前的我,如果恨她可以让我忘记那个雨夜,那我一定狠狠地恨。我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个烦人的阴影。
  

推荐都市